Luca_今天吸到领袖的金毛了吗

【文字版】梦魔【下篇】

梦魔(Dream Monster)

6.
在令人窒息的毫无生气的密室中,我被一个杀人狂折磨着,他不断地用刀尖划过我的皮肤,我的胳膊和上身都有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我不敢主动和他说话,甚至连要求他快点杀了我都不敢。我不知道这个变态在听到我这样求饶后会怎样对待我。我现在唯一对不起的就是Cheryl,一个我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女孩儿,就这么堕入杀人狂魔的手下。
虽然我从清醒到现在没有见过她一面,但我可以断定在面前这个人的手上她不可能活下来。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尸体和残肢被毁的面目全非,说不定哪一具就是……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的神经高度紧绷,我怕一放松就有什么酷刑要等着我。但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我却清晰的听到由外面传来的金属摩擦声……与锁链缠绕在肉体上的摩擦声不一样,这次是金属摩擦在生锈的地板上的声音,缓慢地、有节奏的一步步接近。那样尖锐的声音或许只有刀那样的锐器才有这样的效果,但我能肯定的是外面绝对有什么东西正在朝这里移动过来。
我怀疑是杀人犯的同伙。因为如果那是个人,这样走路的声音是不正常的;况且我从未感受到那是属于正常人类的气息。然而杀人犯并没有什么异常,似乎没有察觉到门外有什么异动,依旧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我想看清楚门外的那个究竟是什么,于是紧闭着双眼的我微微睁开了一条缝。所幸我视力绝佳,我看到那好似一个男性躯体,手里拿着的似乎是一把巨大的刀。他走路看上去很是吃力,刚刚的金属声就是他手上的那把大刀拖拉在地上划动的声音。我看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样子,但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救星。
“杀了你,我就能从这里出去了……”面前的杀人犯用一种激动到颤抖的沙哑声音喃喃道。每次他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他嗓子里好像卡了什么东西,总之听起来很不舒服,有种想把他脖子砍下来的冲动。我能感觉到他的杀意正不断增强,也许就在下一刻,我的生命就会到此结束。
但是没过多久,当生命的倒计时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本能的感到了命运流转。在看到猩红的铁丝网外界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浑身的血液已经不再流动。
那是一个清晰的东西——之所以说是“东西”,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更加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哪位男性的躯体身材高大,以至于我刚刚看不清他的脸现在在我看来是那么的正常——因为他的脸本身就不正常。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的脸,那张脸此时正是一个厚重尖锐的巨大三角状。我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个生物就从心底泛上了深深的恐惧感,说不清为什么,但我总觉得我的命运就是由他来决定。
大刀与地面的摩擦声也传到了门口,伴随着缓慢的吱呀一声,挂着倒挂尸体的铁门被打开了。杀人犯这才从我身旁离开,看来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门那里。
然后就传来了一声厚重的破空之声,直接传导我的耳朵里。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参与进去,我却感到震耳欲聋。仿佛空气的流动都能够打乱,清脆的刀起刀落声完成了一切的归宿。
有什么东西滚到了我的脚下,我不想看那是什么,但遗憾的事好奇心占上风,我瞥了一眼,然后愣住。
一个与外面那三角头一模一样的三角脑袋,直挺挺的落在我的脚边。从里面汩汩的流出一摊摊血液,新鲜的。黑里泛红,泛起浓重的腥味。
我再也没忍住开始呕吐。

7.
我做了一个梦,在恍惚中,遇到了一个女孩。她抓起我的手就冲了出去,我差点被绊倒,然后让她慢一点跑。而梦中女孩那模糊的背影却迟迟没有换成正面,我们跑了不知道多久,跑到我就像是被她拖着走了,我们才到了一团迷雾中。
然后梦醒了,所有东西都消失不见。迷雾散去了,女孩也消失了。我来到了一个充满铁锈味和腐烂气息的满是猩红铁丝网的地方,脚下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伴随着回音愈发的刺耳。
我崩溃的坐在地上失去方向,我讨厌这个地方,甚至愿意赶紧死去。
“不要逃避事实了,快想起来吧,你这个始作俑者。”
不知道是谁这样说着。是一个十分严厉的男人的声音,好像十分熟悉却又陌生无比。听到这个声音出来后我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崩溃了,我克制不住的大哭大喊,喊道嗓子哑了也在无声的张着嘴巴。似乎是在反抗这个世界的审判。
我就不该来这该死的地方,如果我知道会在这里受尽折磨,那还不如让我坐一辈子的牢。
我不知道像个神经病一样哭喊了多久,直到实在是没那个力气了,才平复下来。逐渐平静下来的我注意到脚边有一份文件,于是拿起来看。
那是一封精神诊断书。患者的名字……
叫Victor Stewart。
一瞬间我感到浑身冰冷。这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出现在了精神诊断书里?
上面写的是人格分裂。我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我看完这份诊断书的,但我可以肯定,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精神病一类的征兆。
在梦中我的耳边经常回响着一些声音,它像是旁白,也像在和我一个人解释。也许是我自己内心中的声音也说不定。那些声音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它很平静的把一切全部说给了我听。
于是,听到了所有真相的我,顿时感到无路可走了。
我现在想想,怪不得那个三角头在进入房间时放了我一马,也或许是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或者我也根本不存在。在或者……“我”,刚刚已经成为他刀下的一颗头颅了。

8.
我再次醒来。
眼前是明晃晃的火焰,照亮着密闭的、黑暗的空间。四周依旧被血淋淋的铁锈包裹着,令我喘不过气。
我的心是拔凉拔凉的,因为我还没有从这个地狱中出去。
我的手脚被绑起,并且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刚才做的一个冗长又繁杂的梦早已透支了我的体力,我计算着已经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中呆了多久,会不会一直到将最后一点点残存的心智抹杀掉也出不去。
而我已经逐渐的不期望什么了,我闭上眼,想着如果在这里睡着,会不会暂时的与残酷的现实隔绝。
我开始幻想着来到这地方的一切会不会都是一场梦,我在漫无天际的浓雾中寻找方向,然后遇到Cheryl……
我想起来我还没有见到Cheryl,就算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也没被我见上一面。虽然我肯定了她不会活多久,但是到了现在,我觉得她是我遇到的这么多事情中,唯一一个能让我安心一些的。
我不知道还会在这里被铐着多久,我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终的审判,我只想这一切快点到来,但同时我又悲哀的发现,我竟然已经适应了这充满铁锈的环境,甚至在被黑暗包裹了这么久后,我不再适合光明的道路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逐渐有了一种预感。一种足以完全摧毁我的意志,让我彻底从正常人类中脱离的预感。
我听到了大刀划拉在地板上的声音,那声音让我屏住呼吸,血液噌的往脑袋上涌。金属的声音从我的左边传来,逐渐清晰后另一边居然也传来了刀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这是我在适应了环境后唯一惧怕的东西了。但是现在的状况就是,我的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并且有两只分别从我的两边缓缓移动过来。
我觉得我马上就要被能要我性命的东西包围了,但那不像是一般的杀人魔,他捉摸不透,他有一种天生威严的可怖感。
我不由得挣扎起来。
“求求你们,放开我……Cherry不是我…我没有意识……Cheryl…Cheryl?!”
我的用词早已混乱不堪。但在我说到Cheryl时,我仿佛真的看到了一抹栗色卷发从我的眼前飘过。
“Cheryl!”我不由自主喊出声来。上天保佑,那竟然真的是Cheryl,她竟然就在我的眼前,虽然是背对着我,但还是那熟悉的栗色短卷发与紧身衣和牛仔裤,和刚见面时的她一模一样。
她居然真的没事!我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这不能用高兴或者兴奋来形容,因为实在是太过突然与离奇。她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说服自己那不是一场梦。

9.
我很想说,救救我,Cheryl。我没有杀掉Cherry,求你带我出去。
但我说不出口。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一切。有一瞬间我甚至挣扎着就要张口这么说了,但鼓起勇气的我刚想开口,面前的Cheryl就回过了头。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眼神冰冷。
我的心也跟着她一起冰冷。
她没有说出一句话,这让我有点奇怪。她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不……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干净,就算是站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身上也没有一丝铁锈的痕迹。
冷淡的看了我一眼后,她重新回过头不去看我,然后迈开步伐走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这一消失,我有种感觉,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或许是她已经彻底消失了,也或许是她从来没存在过。
但无论是哪一种,我现在都已经管不着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两个身材高大的三角头怪物从我的两侧走来,他们缓慢地移动着,一手拖着长长的大刀,一手拿着一个铁盔一样的东西。
我看到他们中的一个给我戴上了一条厚重的脚链。脚链紧紧的窟住两只脚踝,紧的就像要嵌进去了一样。
我看到了他们手上的铁盔,那是半个体积的三角状铁头,与他们头上的一模一样。他们走到我面前,两个人的两只手同时抬起,然后往我的头上紧紧一窟。


我全部明白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是Victor Stewart,我知道了他的一切,我要杀掉下一个“我”,以此证明,杀人魔Victor Stewart已受到审判,我能够获得自由。
我背着沉重的脚链一步一步拖在地上走着,脚环嵌入了皮肤也没有知觉,偌大的精神病院内只有锁链发出的金属碰撞声。
我的眼神可以透过三角铁盔完全适应猩红的铁锈色彩,仿佛与它们融为了一体。
那是活在暗处的魔鬼。
正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END-



剧情原创人物原创三哥同人XD【滚】本着【一定要写一个致郁的结局!】这样的心情所以强行这样展开了……可能某些地方发展有些突兀但能把我的大概想法展现出来我就满足惹,至于某种生物出场率尤其之高也是出自我的私心咳…祝食用愉快。

【文字版】梦魔【上篇】【图片太过模糊所以重新重新发出文字版的【【

梦魔(Dream monster)
寂静岭背景 人物、剧情原创。灵感根据二代梦魔结局?

1.
我忍受着头痛欲裂的感觉试图从这满是铁锈味儿的潮湿地狱中清醒过来。
滴答,滴答。那是脑袋上方的铁丝网所掉落下来的液体发出的声音,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普通的水声、油漆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铁锈味和油腻的腐烂气息刺激着我的鼻腔黏膜,甚至我根本分辨不出其他的味道。
也许是身体的恢复跟不上大脑想要反应过来的速度,在尝试着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又要晕倒过去。但最终意志的挣扎打败了混沌的大脑,我彻底从这炼狱一般的密室中醒来。
在看到眼前景象的那一刹那,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就在我的面前,有一个男人被倒挂在锈迹斑斑的门框上,双手双脚都被长长的铁钉钉在了边缘。似乎他已经死亡多时,干涸的血液还保持着流动的曲线固定在他周围,我能感觉到混在铁锈味中浓重的腥味通过我的呼吸道传到体内。他以一个如同仪式一般扭曲的姿势紧紧贴在了门上,我从他狰狞到不正常的线条中判断他的四肢骨骼的关节一定惨遭人为的破坏。我不忍多看这凄惨的景象,但在我想将我的眼睛放在其他位置时,我却悲惨的发现我的周围到处都是不堪入目的肉体。
他们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被肢解,或者直接剁成碎肉。他们的四肢被扔的到处都是,有的已经成了一滩生蛆的腐肉。我的左边有一具被烧焦的女性尸体,她似乎还在保持着逃跑的姿势,抓着铁丝网的手已经脱掉了一层皮,身体紧紧的黏在墙壁上,皮肉分离。我不敢相信如果我全程目睹了他们的死亡,我会不会精神分裂。

2.
“你终于醒了, Victor Stewart.”
正当我拼命忍住反胃的感觉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我的右手边传来。在这寂静诡异的气氛下和着恰到好处的回声泛起一道声波的涟漪,我能感觉到——声音的主人叫着我的名字,然而这样低沉平淡的音调中隐隐透着一丝被压抑着的兴奋,那是嗅到血腥味的本能的兴奋,对于魔鬼来说。
谁?这座炼狱的主人是谁?我浑身一个寒颤,死死地咬住牙不敢发出一个音节。
我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那并不像一个人正常的走在地上,伴随着赤脚摩擦在生锈铁丝网地面上的刺耳声音,还有巨大的铁链撞击声、以及一步一步迈过来时嵌入皮肤的铁链与骨骼的碰撞发出的犹如带着节奏感的鼓点。
这些鼓点宛如死亡的倒计时正在临近,在达到一个足以让我窒息的距离时,我看到了一双皮开肉绽能清晰看到里面脉络与白骨的骇人的脚。我不知道自己还敢不敢抬头看“他”的样子,但抗拒的念头打败了我的好奇心。
划拉在地上的沉重铁链声在这种环境中显得尤其突兀,但这唯一的突兀在我眼前却戛然而止。我看到那惨不忍睹的苍白双脚上缠着一条铁链,厚重的铁链已经生锈,顶端的铁圈已经深深的嵌入在脚踝的皮肤里,那走过来的拖拉声就是由于身缠锁链不能正常行走的双脚缓缓摩擦过来的声音。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被囚禁起来的囚徒,还是同样被残忍对待后产生报复心理的杀人狂魔?
我充满恐惧的把身体向后缩了缩,试图想摆脱这种令人反胃的压迫感。他应该是看着我的,虽然我丝毫感受不到视线的降落,但这人就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
“你想知道我是谁吗?”片刻后同样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当我觉得我快要死了的时候他竟然又和我说话了,而我想说我他妈的一点也不想知道。
我不敢抬头看他拥有怎样的一双眼睛,我怕直接被这片黑暗吞噬的无影无踪——而他把我的恐惧和软弱尽收眼底,并发狂地笑起来。
我能感觉到他是想把我折磨而死的,就和那些人一样。可我根本不知道我他娘的到底哪里得罪了他,还是说这种变态根本不需要得罪也会杀人。
“你不知道我是谁,可我却对你一清二楚。Victor Stewart,来到这里的人。我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而你根本没办法活着回去。”

3.
这是个很邪门的地方,我刚来到这里时,周围全部被染上了灰蒙蒙的色彩。就跟进入了老式胶卷的空间一样,感到沉淀又浓重。
我开始以为那是雾,可正当我用绝佳的视力注意到空气中那满天的粒子后,我又开始困惑了。
看起来更像是灰尘一样的东西。到底是在这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漫天的灰尘?我心里对此产生了一个结。这里看起来像一条废弃的街道,因为浓雾的原因看不太清,却能隐约的看到大大小小东倒西歪的店铺招牌。
我的目的地是精神病院。老实说我并不想露骨地说出来,但是只要我毫无收获的回去就会面临一张该死的法院起诉单。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刚刚才被那群警察以杀人罪逮捕,邻居家的女儿惨死在自家房间里。而对这一切我却一概不知。
那些笨手笨脚的执法者们经常抓错人,对此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能自认倒霉。但回到家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封没有写明发件人的信,他在信中说我来到这里会找到有利于自己的东西。
按理说我不应该相信这些,但转念一想,发信人一定是知道我的遭遇,说不定来了还能碰上。我抱着试试的心态,鬼使神差就来到了这里。
可没过多久我就后悔了。这里太多太多的可怕生物让我目瞪口呆,除了可能会随时喷射你一身粘稠液体的皮包人外,还有一不小心就扑到你身上撕掉一块皮的长相恶心的猛兽。
历经重重磨难后我终于来到精神病院。我想要一份精神诊断书,并不是想把我变成精神病人,而是想知道陷害我的人到底会不会把秘密藏在这里。这就像个蕴藏着无限黑暗的无底洞——看似神秘,所以很容易就被引导进去。

4.
我不想和这个已经与铁锈融为一体的人多说废话,我看了眼四周——周围是重重的锈红铁网,外面的路错综复杂,或者几乎没路。看来我之前将它描述成炼狱并没有错,甚至是血迹斑斑,暗无天日的炼狱。
我忘记了我是怎么被抓到这里来的,或许是我根本不想记住。这里有个胡乱杀人的变态,我怀疑我根本没有逃出那团该死的迷雾。而我根据信中来到这里的选择毫无疑问是错误的,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至于阴谋的制造者,应该就是面前这个能给人带来强烈阴郁和不适气息的人吧。
或许他也不是什么“人”,他可以和外面的那些怪物一样,他们的本质就是虐杀人类。我就是一个碰巧中了陷阱的受害者,最终被这充满神秘黑暗的无底洞吞噬了。
我依然忍耐着不想去看他,但他似乎也不在意,而是拿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刀,重重的划开我的衣领,并在我脖子下方留下了血淋淋的伤痕。
刺痛让我不自禁喊出声来。如果刚才那些只是在给我心理上的折磨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开始折磨我,一刀一刀开始。
我注意到他那粗糙庞大的灰色手掌。手上的指甲已经开始脱落和断裂,没有丝毫的血色。按照身形和能说出清晰的句子来看他应该是人类,但一阵一阵的剧烈疼痛让我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想到我或许即将要被千刀万剐还不如直接咬舌自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恨不得用把牙齿咬碎的口气质问他。
他用粗糙的双手轻轻摩挲着刀把,并没有直面我的问题,而是做出了一个更变态的动作——左手抓着我的头发粗鲁的向后一拽,我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举起握紧刀柄的右手用刀尖慢慢地在我的脖颈上划过一圈,直到伤口冒出红色的血珠。整个过程中就算忍受着持续被蚂蚁咬了一样的疼痛,我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稍微动一动就会被刀刃戳进脖子。
“小心点。小心你的头马上就不是自己的了。”眼睛都不敢睁开的我听到他凑在我耳边清晰而低沉地说了句冰冷的话语,那样沙哑的声音让我感觉他有半个世纪没有开过口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怎么被折磨,但如果不是接下来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犹如即将进行审判一样令人产生本能恐惧的大刀划拉在地上的声音的话,也许我真的就会被这个人杀死了吧。

5.
我是在旅馆里遇到Cheryl的。
当时她正在前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旧地图,我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位有着窈窕曲线的少女背影。她有着刚到耳后的栗色微卷发,穿着贴身的T恤和牛仔裤。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的缘故,她回头看向我。
我看到她的脸时一愣。
她长得就和我家邻居家死去的大小姐Cherry一模一样——哦不,并不能说是一模一样,至少从发型和衣着来看还是有区别的。Cherry有着一头长长的金色卷发,并且每天都喜欢穿着公主裙。
不过她们真的是像极了,以至于从这位身着一身休闲装束的女性的脸上找不出一丝陌生人的痕迹。
“嗨。”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主动朝我打招呼。
她随手撩了一把短短的卷发,用涂着厚厚的唇膏的晶莹剔透的嘴唇朝我抿嘴一笑。
我们聊了起来,自我介绍过程中她告诉我她叫Cheryl——连名字都一样相似。我告诉了她我来到这的目的,以及表达出我的惊讶。
“真的有那么像吗?”她听我这一番话,好奇心倒是比我还要重了些。我犹豫一下,郑重的点了点头。
Cheryl不像是会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的。并且我在这里已经在生死边缘挣扎过不止一次,早已疲惫不堪,头发也许久没有打理,看上去非常狼狈——而她,却像是刚从家中打扮完毕出来约会的小姑娘一般,丝毫看不出来有长途跋涉过的痕迹。
“我听说那家精神病院以前住着许多病人,结果后来几乎全部离奇死亡了呢。”Cheryl用惋惜的语调说着,听她这么一说我有些诧异。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问。
结果她也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似乎对此也不了解。我叹了口气,来这里什么奇怪的事情没遇到过,也许那里就是一切的源头。
“Cheryl,能陪我去一趟那里吗?”我认真的看着她。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答应的很爽快。说来奇怪,我从未在她身上看到一丝的目的性,好像她来到这里,直到遇见我之前都没什么自己想要做的事。
她把我对她的疑惑都只给了一个解释——失忆,她说她想来寻找自己的记忆。我非常好奇她是以哪种契机才来到这里的。但无论我有多好奇,我也能从她身上隐约的感觉出来一种禁忌的味道,那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触碰的。
我和她一起去了精神病院。起初这里还是和外面一样周围以灰色的基调为主,但越往里走越有些不对劲。白色的墙壁开始脱落,一层又一层墙灰掉下来像是被烧灼一般化成了灰烬,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炼狱般锈红的铁丝网。周围不知道从哪里一直在传来敲打金属的声音,刺耳而又挥之不去。
我感到有点不对劲。我定了定心神,抓起Cheryl的手,非常平静的说了一个字:“跑。”




脑洞清奇,源于二代结局梦魔……虽然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一直都想写一篇SH背景的原创,正好一天都呆在家里所以就产出了这样的东西。
之前的图片版是用zine导出的不知道为什么放大不能……所以干脆把它弄成文字版算了。
还有下篇,虽然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剧情还是挺短的XD





违规内容是什么啊摔!!】】昨天无法停止的一片脑洞,silent hill背景剧情原创人物原创三哥同人【喂】我在想图片是不是有不太和谐的内容所以给我屏蔽了我今天用无题图的再试试……脑洞大开的抽风之作,欢迎提问,灵感源自二代的梦魔结局…在SH投的第二篇了,请多包涵XD

【一篇突发奇想的1121……虽说原作走向但还是主要私设(?)】【闭室/孤独/梦境。】


昨晚凌晨赶完的一篇……早上因为种种原因转成了长图。虽然连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玩意但还是抱着存一存的想法来投了处女稿。结局相当坑爹(?)注意。以及可能里面有些bug不过估计是有些地方理解不足所以产生的……咳,多多包涵啦。